Featured Posts

眾生的身體都獨特美麗--《自由步— 身體的眾生相》

眾生的身體都獨特美麗

到底如何在藝術當中尋找自己的語言,發出怎樣的咆哮,雕琢甚麼形態的作品都似乎離不開自己曾經被藝術狠狠打動的一剎那。在台北看驫舞劇場蘇威嘉的作品《自由步— 身體的眾生相》中看到編舞的思緒、表演者屬於自己的解讀與角力和觀眾自己的模樣。

純粹真實的演出

曾經單純地被身體觸動,如今以身體作創作的重心,以身體出發,放下多餘的形式,在六十分鐘的演出裡面讓觀眾感受身體舞動的純粹和想像。而兩位表演者有著非常豐富的身體經驗,在訓練上,在表演上,於是當回到最基本的舞蹈時,就更加可以一層一層地去閱讀他們如今身體的多樣性、狀態的變化、每個微小的重心轉移、當下的選擇。而這些種種都因著編舞定下的方向,令表演者在限制之中尋找最大的可能性,在侷限中才得體現自由。在台上的表演者亦把焦點放在自身的探索上,往內的關注也同時把觀眾帶到屬於他們三人的探索世界裡面,充滿著未知,和表演者一同經歷舞動的過程。這也是回到看舞蹈時最基本的關係,以感知而非理智去觀賞。

屬於個人,也是每個人的身體語彙

整個作品都彌漫著強烈的個人色彩,而那色彩源自於對身體語彙的開發。你無法再以地域或文化去區分和定義它的語言,它不東方,也不西方,但是是屬於蘇威嘉,陳武康和周書毅,以及這個作品的獨特語言,帶著各自的口音和語氣,卻只有在這個場地,這三個人當中,這些音樂的底下,它成為了一件作品。它既是個人的,也是屬於看到的人的,有很大很大的空間容許觀眾把自己投放進去,也就在那一刻,會看到自己。

身體的歷練舞動成風景

一路看來,兩人的身體在燈亮燈暗之間轉換成一片片的風景,有時看到舞蹈,但更多的時候只看到山巒或蜻蜓翅膀的顫動,在流轉,在呼吸。從他們身上的經歷小心翼翼的提煉出來的質地就變成可以細味的,有想像力的材料。若果身體是有記憶的話,我相信在他們習舞的這些年來,數萬次練習底下的身體記憶也許會像潮水一樣,隨著思緒襲來,淹蓋身體的當下,又退回去。身體就在眾多不同的歷史之中抓住每個當下的時刻,不為表演,卻是誠實地面對眼前的限制和過往的自己。

遺憾的往往是自己土地上的舞蹈沒有這麼純粹的創作思維,當然它不是唯一的,但對於主題的深度挖掘,不貪心,不給予單向的思考投射對我來說已經難得,更莫論香港缺乏有經驗、思想和身體成熟的舞者。周陳二人極為細緻的身體為創作理念鋪上了血肉,帶來溫度和脈搏,成就了一台絕美的舞蹈風景。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JOSEPH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 Instagram - Black Circle
  • Facebook Black Round
  • Vimeo Black R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