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s

Folding Echoes at TaiKwun Trial Performance

May 31, 2018

在大館正式開幕前在劇場中演了兩遍《回聲摺疊》,感受在這個歷史建築當中翻新一輪後,從監獄法庭警署變成的藝術場所。甚麼樣的摺疊,激起了甚麼樣的回聲。

那棗紅磚牆、灰白的木地板、新蓋上的金屬框架、水泥構成粗糙但直接的線條於空間流動,一如當中的舊日與現代的對話。來到新建成的劇場,上演過去演過多次的作品,但每每重演,也因著空間的轉換而改變。而這個劇場與觀眾之間的距離不遠,有著與黑盒子不同的質地和親密感。

 

替這次內部演出拍攝的Steve Li已經是第三次為這個演出以照片紀錄,他從首演一直跟隨到現在,也就過了快兩年的時間。從照片見證作品的延伸和變形,更看見攝影者本身對於空間的不同,也同時因熟悉作品而尋找更不一樣的角度和時間點而找到不同的質地。重覆的觀看彷彿是另一種反照。

 

大館的Eddy問我作品是不是在這階段停住,我說這個版本應該在這幾年都會保持類近的模樣和氣味。我很明白首次觀看的衝擊在第二次會變淡,變得可預期,變得停滯。可是每次當我自己在演出的時候還是努力地想像每個人都是首次觀看這個作品,以當初我覺得最真誠也是最原初的力量去打開觀賞之門。雖然呀,遇到每位假設當代舞艱澀而卻步的人,我總會覺得《回聲摺疊》也許會是一個入口。但是呀,現實就是重演多次,他們也不一定會走進劇場。而這個作品在香港也就暫時打住(係呀,唔會係香港重演啦)。可是它會帶著我,我帶著它去其他的城市,其他的劇場,以從這土地而來的勇氣去繼續演這個獨舞。而在香港,也就慢慢地開展下一個作品。

 

 

 

 

 Photo: Steve Li @June's Productio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Drifting

August 23, 2019

1/7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August 23, 2019

January 1, 2019

December 24, 2018

Please reload

Archive